纽约疫情加剧:新设45个停尸房 火葬场获准昼夜工作


3月29日,《华盛顿邮报》刊发该报评论版副主编杰克森·戴尔(Jackson Diehl)发表的题为《蓬佩奥应对疫情的表现使他成为美国史上最差国务卿之一》的文章。主要内容如下:

数据显示,“封城”后前5天印度平均单日新增病例超过百例,累计确诊病例5天内从500多例增至超过1000例。此后4天内平均单日新增约200例。

过去几天,印度政府已经陆续把聚居在新德里该传教团宿舍的约2300名信众转移到市中心的检疫中心,他们当中包括孟加拉国人、印度尼西亚人和马来西亚人。这些人此前投诉,由于印度政府突然宣布锁国导致全国交通陷入瘫痪,他们被困在这些拥挤的宿舍中。

塔卜里格传教团又称“达瓦宣教团”,据《联合早报》报道,该传教团是全球最大的宗教团体之一,这个组织每年都举办为期数日或数月的传教活动,经常吸引数以万计的参与者。今年2月27日至3月1日,该传教团曾在马来西亚吉隆坡举行1.6万人参加的大型集会,导致马来西亚和其他国家超过500人感染新冠病毒。

据报道,该传教团领导人茂拉纳已向其信众发表录音讲话,吁请他们跟印度政府合作抗疫。他在声明中指出:“我们必须采取防范措施,遵循医生的指示,给予政府全面的支持,如不去拥挤的地方。”他强调,这么做并没有违反伊斯兰教教义。

周三,蓬佩奥本来有机会在七国集团外长会上发挥领导作用。但与此相反,在其他国家外长拒绝他在公报中提及“武汉病毒”后,他阻止了七国集团发表公报。他发出的信号很明确:对本届政府而言,在对华舆论战上得分,比同英国、法国、德国等亲密盟友之间达成共识更为重要。

当其他负责任的领导人在努力控制疫情时,蓬佩奥却在做一些无足轻重的事,好像疫情没有发生一样。他热衷于对伊朗进行“极限施压”。伊朗是世界上感染率最高的国家之一,即使是英国等美的亲密盟友,也在呼吁特朗普政府放松对伊朗的制裁,这些制裁正在限制向伊朗8000万人民运送医疗物资和人道主义援助。然而,蓬佩奥却将疫情视为“极限施压”的工具。目的何在?如果是政权更迭,这一目标几乎不可能实现。更有可能的是大量无辜平民丧生,并进一步暴露美国自我标榜的人道主义的虚伪。印度新冠肺炎确诊病例近日激增,印度政府担心确诊人数将出现爆炸性增长,因为目前最大的一个感染群至今还有大约9000人下落不明。

一名印度政府官员4月2日透露,目前政府尚无法追踪到大约9000名参加过这些聚会的人,其中有2000人是该传教团的工作人员。

周四,二十国集团轮值主席国沙特召开特别峰会。蓬佩奥在峰会前致电沙特王储穆罕默德,要求沙特停止与俄罗斯之间的石油价格战,这场价格战导致全球油价大跌,美国股市暴跌。但这显然没有成功。

上周,当美国和其他国家新冠肺炎病例激增时,看看蓬佩奥在干什么。周一,他与伊朗最高领袖哈梅内伊挑起一场毫无意义的口水战,批评哈就该国严重的疫情说谎。然后他飞去阿富汗,试图说服加尼总统和他的对手阿卜杜拉搁置分歧,以便实现特朗普总统在选举前承诺的从阿富汗撤军。尝试失败后,他选择诉诸现政府最喜欢的外交政策工具:突然切断援助。